距展会开幕还有6
更多重要通知
更多 合作媒体
更多大会潮流顾问
更多友情链接
最新资讯 » 东莞制造产业园将在北美拔地而起

从越南到非洲到美国,投资者经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探索终于选择更加成熟的市场

在涉足了东南亚、非洲等地之后,这一次东莞企业踏上了美洲。8月7日,由东莞一批企业家组成的考察团正式与美国阿肯色州签约,一个6万平方米的东莞制造产业园将在北美大陆拔地而起。

近年来,为降低企业成本、直接对接终端客户等原因,珠三角企业出现“走出去”的现象,从东南亚、非洲再到美洲。在绕了全球一大圈之后,来自东莞的老板们开始将目光集中在当地的安全、营商环境以及法律保障等方面,这也正是东莞老板不惜血本选择美国建厂的原因。

一方面是东莞老板选择标准正在变化,另一方面则是包括美国等在内的发达国家“振兴制造业”新政带来的引力。在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教授看来,良好的市场条件和商业环境有时比廉价的劳动力更能吸引投资者的眼球。“东莞制造”的这一路径,正是东莞乃至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体现。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走出去的企业如不能得到良好发展,对东莞或者珠三角来说或将形成“空心化”局面。

走出国门

早在十年前,珠三角不少企业就将目光锁定东南亚。2004年,美国对中国施行“反倾销”,包括家具、服装、鞋业等在内的传统制造业遭遇困境,一些企业要么全部外迁,要么选择到东南亚设分厂。曾润康就是在这一年踏进了越南,“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为了规避美国的‘反倾销’,越南不属于美国的目标”。

曾润康是四川人,在东莞打拼30多年后,他在东莞大朗的红木家具厂办得有色有声。如今,在越南平阳省,他的精艺家具有限公司已经有了两家分厂,“老厂有7000多平米,新厂有25000平方米,总共有四五百员工,规模在华人企业中算一般”。跟国内的红木家具厂定位不同,越南工厂主要做欧美家具,全部出口到美国、欧洲等国家。如今,越南工厂每个月都有300-500万美金的出口量,相当于国内工厂一年的销量。“在美国对中国的反倾销中,征收关税高达198%,但对越南却不设限,这就是我们在越南设厂的巨大优势”。

曾润康在越南的第一家工厂于2005年正式开工。“当时语言不通,我们就请当地人来管理工厂。”曾润康回忆,初到越南时,招回来的工人都比较“懒散”,大多存在“好吃懒做”的习惯,所以他们不得不花重金聘请当地有经验的职业经理人。

如今,无论是产值还是利润,越南工厂已经全面超过国内的工厂。“就盈利能力来说,越南工厂是国内工厂的三倍以上。”曾润康给记者做了一番分析:首先在人工成本上,越南工人平均工资300美金左右,相当于人民币1800元,其中包括吃住在内。而国内工人工资,加上社保等经费,平均每月4000多元,是越南的两倍;其次,就管理和运营费用而言,包括场地租金、税费、管理人员工资等,均大大低于国内。以场租为例,在越南的省城,最好地段的租金是1.8美金一个平方米,而在东莞,就算是东城牛山这样相对偏远的位置,租金都不会低于25元一个平方米。

最为要紧的是,在原材料的采购成本上,越南要比内地低得多。“就我们家具行业而言,曾经一度,东南亚国家限制一些红木原料的出口,只允许半成品的出口,如果我们按照半成品运回中国再加工,成本将高很多”。除了这方面,就原材料采购而言,越南工厂在当地已经形成固定的原材料供应商,价格相对低廉,“以橡胶木为例,国内价格大概是3000元左右一吨,而越南本地只需要这个价格的三分之一”。

“走出去的企业究竟有多少,类型有哪些,我们并未做相关统计。”东莞市商务局一负责人坦言,这确实是缺失的一环。不过,在东莞市贸促会记者却得知,东莞“走出去”的企业,以传统加工型的中小企业为主,即便有大企业在外设厂,“微笑曲线”的两端也还留在东莞。以鞋企为例,据不完全统计,从东莞外迁到东南亚的代工鞋企以台资为主,外迁目的地多是越南、柬埔寨等国。2008年以前,珠三角拥有台资鞋企大概3000多家,由于关停和外移,目前珠三角一带台资鞋企还有1000多家,减少了三分之一,其中大多迁往了东南亚一带。

企业回流

自2008年金融风暴,珠三角企业“走出去”,其中除了企业自身的商业行为外,更有来自政府的推动。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所长曹云华就认为,开拓东盟市场,东莞一方面可将很多剩余资本投到东盟国家寻求投资机会;另一方面可利用东盟市场搞好自己的产业结构调整,利用地缘优势,将一部分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转移。

但是,由于近年来越南等地的劳动力成本也在持续上涨,东南亚国家“低工资”的优势正在丧失。台湾区制鞋公会理事长王兴华说,今天东南亚的劳工成本,已经达到(中国内地的)二分之一,甚至有的国家接近大陆的成本。由于文化差异,如何有效地与当地工人进行沟通也成了许多企业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加之东南亚国家政局不稳,带来管理上的困扰。

曾任东莞纺织服装行业协会会长的陈耀华直言,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除了用地、用工成本优势外,有几个问题值得“东莞制造”关注。首要考虑的就是该国政治环境。因为稳定的大气候最重要,随时发生的罢工、武装冲突等事件,严重影响工厂的生产。其次是用工问题,当地工会势力很大,对企业赶工期、赶货造成的冲击很大。第三是用水、用电成本比较高,当地供电远没有国内发达。最后是东南亚产业链配套远不如东莞完备,工人素质比较低。

曾润康也表示,越南的营商环境很差,主要来自政府部门的腐败。“包括消防、公安等部门,经常会上门,明目张胆地索要红包,但既然在当地投资,也必须得按照他们的游戏规则来”。

此外,基建、交通以及产业配套等,都让一些东莞老板望而生畏。东莞一家鞋材厂也曾想把工厂搬到越南给外迁的鞋企做配套服务,但一番考察下来,这家公司负责人发现,由于缺乏产业配套、当地市场又十分有限,一些外迁的代工鞋企有部分企业又重新迁回了东莞。“相比中国制鞋产业链的高度发达,东南亚国家的上下游产业链还很不完善,有些鞋企工厂是搬过去了,但很多原材料和配件却还要从东莞采购,这无疑会增加企业的运输成本”。

东莞厚街镇委书记万卓培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不论是自身创新,还是拓展市场,都可以在厚街找到很好的配置,所以这几个优势,使原来转移出去的制造环节(鞋业)企业,最后还是选择回流到厚街。

转战非洲

回迁并非主流,更多的莞企将视野再次放大。非洲成为东莞老板转战的第二站。

今年4月,东莞市委书记徐建华率党政代表团、企业代表团赴非洲开展经贸交流,非洲市场开始成为东莞企业家关注的焦点。在此之前,东莞鞋业巨头华坚公司就关闭了在东南亚的工厂,转向埃塞俄比亚。

今年5月18日,在东莞湖南郴州商会秘书长谢玉珍的带领下,东莞七八个中小企业主组成的考察团抵达坦桑尼亚。谢玉珍是东莞一家纸品厂老板,他直言,国内用工成本攀升,制造企业都在考虑转移,“东南亚成本太高,能不能把一些中小企业都聚集起来,一起到非洲开厂?如果能把上下游厂家都带过去,大部分原料就不需要从中国进口。”众筹办厂,这是本次非洲考察之行的初衷。在他们抵达非洲之前,东莞本土鞋业巨头华坚早已先行。“华坚在非洲投入了几十个亿,我们中小企业肯定无法做到这样的大手笔,所以只有抱团出海”。

除了轰轰烈烈的造城运动,坦桑尼亚街头兜售的各种“中国制造”让考察团成员兴奋。在当地最大的商城超市和最繁忙的贸易区印巴街,考察团成员发现,这里的生活消费品依赖进口,而且价格都是中国国内的几倍。比如,国内一条卷纸卖十多二十块,这里要60块。“在本地建厂生产,大幅削减了关税上的成本。”谢玉珍说,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要在非洲开设纸巾厂的原因。

彭苏华是东莞另一家注塑机厂家的老板,他生产的机器可以生产饮料瓶、PVC管等各种塑料用品。这次非洲之旅,起初差点让他失去信心:“坦桑尼亚的制塑行业还未起步,下游厂商还没发展起来,我卖机器给谁?”但经过三天的仔细观察,他却发现了商机。“坦桑尼亚这个国家有大量的矿泉水瓶,用完后都是直接废弃烧掉,而在国内,大家都知道这可以卖成钱。”彭苏华说,把这些塑料瓶加工成塑料颗粒,可以卖到几千甚至上万元一吨。厂房租金便宜,加之非洲的用工成本低廉,月薪才100美金,但却创造出国内几倍的利润。

“其实,卖机器都不如生产这些塑料制品更有市场”在谢玉珍看来,因为非洲工业不发达,在非洲做终端的生活消费品,市场成长得快。所以,从去年底,他将加工设备陆续发往非洲。生产还未完全启动,销售团队已先建立起来。他和另一名早已“潜入”非洲的福建商人郭栋健合作创建了新的纸巾品牌Shwari,先从东莞的工厂生产了发货过去。半年过去,Shwari的销量在当地已经是第一位。编辑:健龙

致命硬伤

成本下降,收益上升,但人身安全却成为最大风险。坦桑尼亚中华总商会副秘书长郭栋健坦言,自己曾经两遭抢劫。“2005年刚开餐馆,请了家有问题的保安公司,结果保安联合外面的人进来,8个人带着7把枪冲进来。楼下厨师在看电视,被按倒在地。有两把枪顶在我肚子上,直接把保险柜扛走了”,郭栋健攒的第一桶金就这样被劫走了。另一次是在摩托车店的办公室,也是一拨人拿着枪上来。幸好大额现金已经存到银行。因此,在非洲大一点的华人工厂都必须请当地保安,在坦桑尼亚还可以合法申请配枪。

语言障碍,是东莞企业在非洲遇到的另外一大瓶颈。“所有的指示都只能打手语,在国内做一遍,工人就懂了,在这里得教五六遍。”在谢玉珍的非洲工厂,现在有3个中国人常驻,包括厂长、销售总经理及工厂主管。目前,谢玉珍大部分时间留在东莞,公司大部分的事情都通过微信沟通。因语言不通,难以融入当地生活,初到时各方面的不适应都会影响团队士气。负责市场销售的小霍已经在坦桑尼亚生活了两三年,会讲本地的斯瓦希里语,能跟当地人打成一片。但其他两个中国主管,本地语言和英语都不会说。

即便如今,谢玉珍还是决定再次组织考察团,于今年11月赶赴非洲。“报名的有四五十家(企业),但我们只能带30多家过去,并且这些企业的产品不能重合,大家必须配套,而不是恶性竞争。”

对此,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教授认为,企业走出国门以后不仅要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和文化习俗,同时要加强与当地政府部门、企业、民众的交流合作。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进一步建议,“走出去”的企业应对当地的商业、法律、政策环境、治安环境有一个详细的了解。比如地方政府的劳工法、保险法是何规定都应该提前有所了解。其次就是当地的税法、税制一定要学习精通,做到有备无患。

登陆美国

拿下非洲的东莞老板似乎并不满足。“人工成本肯定会持续上升,非洲将成为下一个东南亚,加之营商环境和社会治安的硬伤,我们并不看好这里。”中国两岸经济发展协会会长、东莞家宝玩具负责人蓝俊雄和他的团队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鱼和熊掌兼得”的地方,为此他踏遍全球,却最终选择了美国。

“这次去阿肯色州的企业主要是沃尔玛的供应商,阿肯色州也是沃尔玛的总部所在”,蓝俊雄表示,抱团赴美开厂实则抓住当地政策契机。在东莞,有不少企业是沃尔玛的代工厂,当下美国政府提倡振兴美国制造,推行该国国内优先采购计划并提供相应的税务减免,沃尔玛作为美国知名大型企业将重点执行振兴“美国制造”的相关政策。“因此我们就考虑,在美国开设工厂,产品直接美国生产,这不就是‘美国制造’了?”蓝俊雄的意思是,这可以合理规避贸易壁垒。

中经会副会长吴永学还告诉记者,本次赴美项目参与抱团的企业共有十余家,并已经与“大客户”沃尔玛洽谈多次,预计前期投入资金2000万美金。位于厚街汀山社区的宝赞鞋业也是此次赴美“土豪团”成员之一,该厂负责人郑先生表示,近年来,企业已去柬埔寨等国家考察数次,但并不认为东南亚国家是良好的落脚点。郑先生认为,这两年来,东南亚国家的配套、产业链虽然慢慢好起来,但人工成本却不断攀升,增长速率比国内更快。郑先生说,几经思考之后,他们还是选择了目前有政策支持、客户更为熟悉、而且经济环境更为稳定的美国。

东莞老板们这次去阿肯色州考察发现,当地的地价并不高,甚至比东莞厚街的旺地还要便宜一些。“我们选择了一家建筑面积为60000平方米左右的厂房作为加工基地。”据统计,目前已经有三家企业确定入驻该加工基地,分别为儿童用品、玩具、电器行业,还有七八家企业有入驻意向。

“去年美国政府政策中的美国国内采购计划高达250亿美金,并且该政策将持续数年。”蓝俊雄称,这个契机让“土豪团”吃了定心丸。“风险不能说没有,这只是第一批尝试,如果运作良好,相信会有不少后继者。”

降低成本

对于阿肯色州来说,其经济情况并不好,中国企业的落子,不仅有助于增加其财税收入,还提高了当地就业率。“按照协议,我们要招聘美国工人。”蓝俊雄介绍,这个基地将至少使用200余员工。这在当地,已经属于中大型企业。“该州的普工月薪在2000美金以上,换算成人民币是12000多元”。

在吴永学看来,美国高额的生产成本可以“技术性”降低。“比如我们生产企业主体还是在国内,但只生产半成品,然后将半成品输出到位于美国的加工中心完成最后阶段生产,通过生产、加工分步走,化整为零抵消高额成本。”

吴永学用“平底锅”来比方投资美国制造的优势:以一个普通带手柄的平底锅来说,带上包装,一条货柜能装约一万个。但把手柄拆下来,同样一条货柜可以装十几万个。“对于生产企业来说,当地生产节省了我们大量的运输成本,而作为我们的合作采购商,则节省了仓储成本。”

中大港澳珠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认为,美国的投资环境有两个十分显著的优势,一是市场比较大,对于国内产品的出口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二是法制健全,政局稳定,拥有良好的商业投资环境。与非洲、东南亚以及国内很多地区相比,美国最显著的一个劣势就是劳动力成本相对较高,“但是,目前包括东南亚许多国家的劳动力成本也在不断上升。”在陈广汉看来,良好的市场条件和商业环境有时比廉价的劳动力更能吸引投资者的眼球。

专家提醒:企业发展“走出去” 需防本地“空心化”

记者在东莞市商务局了解到,包括东莞在内的珠三角企业,究竟有多少赴外办厂,尚未有全面的统计数据。不过,来自荣鼎集团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企业目前在美国雇佣了8万多名员工,投资总额已经接近500亿美元,中国投资者在美国已经收购或创立了1583家企业。这其中就包括来自东莞的“土豪团”。

“这些走出去的企业都有其目的性——有的是为了节省资金和劳动力成本,有的是为了对接国外市场。总体来说,这些能走出去的企业都是一些有想法、有实力的企业,他们走出去与国际直接接轨对于企业本身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对于东莞制造来说,企业走出去办厂,对于缓解本地区的物力和人力资源也有积极作用。”中大港澳珠研究中心主任陈广汉教授提醒,反过来也应该看到,这些企业走出去如果不能得到良好的发展,对于东莞来说会形成“空心化”的局面,甚至可能把一些研发技术转移出去,这对于地区和企业本身都是存在一定隐患的。“我们不能排除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些企业走出去获得一定发展之后,也会将国外一些好的东西带回来”。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林江教授则认为,每个企业都会根据自己情况执行一些商业决策。这些企业走了以后,反而会给当地企业腾出一些空间和资源,当地也会想方设法引进一些新的产业,这对于产业转型更新是一种促进。但从另一个角度,如果一个地方的企业集中往外走的话,那么当地也应该做出一些反思,考虑自身的投资环境等因素是不是应该得到进一步改善,从经济学角度上说,企业的转移是一种正常的经济规律,如果一个地方没办法留着一些企业,必然存在一些问题,地方就应该引起重视。

上一条      下一条
更多推荐展商
更多战略合作伙伴
更多合作协会

 

 

合作机构


返回顶部
安全联盟